历史

五月 25, 2016

1997年,因着神挑旺我们对复兴的渴望,我们和神立约,立志成为马来西亚的属灵警察,愿意警醒祷告直到国家改变。从那刻起,神一步一步引领我们走进使我们踏上转化之路的属灵绘图异象中。

      2001年,神催逼我们一班代祷者,每个月轮流到巴生谷不同的教会与他们的牧者领袖们,一同通宵警醒祷告、敬拜和寻求神长达两年半之久。

      2002年是艰难的一年,因承接异象和成就预言是需要付上代价和勇气的。我们夫妇经历一场艰巨的属灵争战,几乎吞灭了我的性命,也使我的异象将近死亡,就在要放弃的边缘时,幸好有这班好朋友走在我们身边,扶持和守望我们,还奉献了去[The Call]的第一笔旅费。

      2003年,在预备[The Call,LA]的研习会里,神透过 翟.莘蒂(Cindy Jacob)牧师,把我从恐惧忧郁里释放出来,让异象起死回生。接下来就让我们和代表菲律宾的Jerome Ocampo 牧师以及两位美国人George 和 Pam 牧师夫妇一同领受Jim Goll牧师向东南亚释放的预言。我们还在预言现场连接上爱修园的先知吴霆牧师,并开始了马来西亚青年复兴聚会(A4J的前身)。

      领受这预言对我们产生了蛮大的震撼,正如预言中所说的”神为马来西亚预备一个属灵的入侵(spiritual invasion)”,神仿佛把我们推进转化隧道里,从属灵压制中释放出来,踏上圣灵更新转化之路。不但获得爱修园师长们的帮助,透过母堂香港611灵粮堂学习父与子的关系,不断成长、不断突破和不断提升。

      后来,我们领受一个属灵争战策略,就是在末后这场战事中,要取得灵界与物质界合法位置为基地,并透过父子关系、敬拜赞美、祷告禁食、每日晨祷亮光、无数次的先知性行动与宣告,为着东南亚复兴预备自己。于是我们带着单纯的心,凭着信,跳进买地的神迹来建立24小时祷告的殿,让马来西亚的渴望与呼喊声震撼属灵界,突破宗教律法权势的辖制,渴慕结出转化国家、复兴土地的果子!

[Ring of Fire]的跳动
      2007年4月, 领受 Jim Goll 牧师预言四年半以后, 我们重遇 Jerome Ocampo 牧师。 同年10月, 出席在菲律宾碧瑶(Baguio)举办的, 使这预言进入另一个层次里。[Ring of Fire] 的领袖们选择在新加坡, Ps.Yang 带领的房角石教会(Cornerstone Community Church) 拟定了 [Ring of Fire]的异象: 我们是一个联盟, 以释放神转化的火焰, 透过一致有催化作用的策略, 取得东亚和西太平洋边缘的突破。

      2008年8月, [The Call, Indonesia]大会后就开始了[Ring of Fire Convergence, Indonesia], 我们带着A4J 牧者在这大会中与众国之间定下了一个盟约…2011年, 相隔三年多后的今天, GA611灵粮堂七周年结尾在即, 当我们思考有什么东西是神所托付, 且需要我们完成的时候, 神启示志中牧师要邀请Jerome牧师和 Ps.Yang前来讲道, 好让Jim Goll 牧师对马来西亚的预言, 也就是 [Ring of Fire, Malaysia] 能有个平台释放出来。

推动[Ring of Fire]的印证

    在筹划过程里, 我们走到几乎要放弃的阶段, 因为感觉 [Ring of Fire, Malaysia]并不像一般的特会, 但却又无法理清大会的性质和方向, 国家属灵局势又处在一个交锋期, 人数也不如所预定, 我们甚至还询问讲员是否要继续前来讲道等等。后来, 就在我们需要做出决定的那一天(9月20日)晨祷时段约七点半, 志中牧师和一位同工清楚听见响亮的号角声, 但其实周围并没有人吹号角。晨祷读到【历代志下】5章, 第12到13节就提到 ~ 120个祭司吹号角…吹号的、歌唱的都一起发声, 声合为一…耶和华荣光充满了圣殿。同一天里, 我们获悉共有五位老挝和泰国的牧者出席, 使人数达到 120位。更奇妙的是, 忽然有缅甸的牧者到访, 并且愿意两个星期后重新买机票、出签证专程回来参加。这种种的印证使我们知道这是神的号角声, 呼召东南亚进入 [Ring of Fire] 的异象里。

    如今, 当我们重读 Jim Goll 牧师的预言时才发现, 在这段路程里神好像在应验预言中所说: 神会从越南(我们还在等待)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泰国、老挝呼召一群人出来, 甚至在越南会有一个特务出来。神呼召他们出来聚集在一起… 新加坡将会成为有使徒性策略的中心… 会形成一个神圣的联盟… 耶稣就在他们中间。